彩票微信群

会计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会计 > 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

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活力迸发,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

  40年来,我与改革开放共同成长,见证甚至亲历不少激动人心、刻骨铭心、动魄惊心的重大事件,至今历历在目。往事并不如烟,恍然如昨,今撷取几个片段,讲几个故事,回眸一望,以资纪念。

  高考再高考

  “文革”结束后,1977年7月,党中央召开了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会(亦称“七七八八”会议),在邓小平同志极力推动下,会议决定恢复高考。

  1977年底,我即将高中毕业,但因为“恢复”秋季招生,又延迟半年毕业。那一年是各省命题,这样,我参加了高考的“预考”,“预考”未通过,算是高考早早“出局”。

  1978年7月7日至9日,我参加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全国统考,高考结束,我也高中毕业了。8月份的一天,有人传话说,大队队部有我一封信,我跑步去取,却不敢拆开,回家的路上,在无人的地方我忐忑地拆开信封。当看到总分只有183分,我大脑一片空白,匆匆收起信封,暗自落泪。

  这次高考落榜,也是理所当然。我还记得历史试题中“官渡之战”和“孟良崮战役”两个名词解释,我都张冠李戴作答。

  就这样,我就成了地道的农民。大概在当年秋季开学两个月之后,才加入1979级文科应届生的班中复读。经过一年苦读,又一次无果而终,又回到黄土地。

  可一到开学季节,我又心神不安。尤其看到比我年级低,而且我又熟悉的学生有说有笑地去上学,我常常陷入无名的烦闷、忧愁之中,不能自拔。

  又一个学年开学很久了。在劳动一段时间后,我再次插班,开启了前途未卜的复读。那段时间只有学习,生活反而变得极其简单。

  1980年高考成绩下达之后,我的考分比预选线高出8分,但是比正式录取线分还是低了1分。那一年,全县考取15名,文科5人,理科10人。我是文科考取的5名学生之一,参加了县医院的招生体检,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体检。然而,全县超过预选线的唯独就我没有被录取。后来分析,未被录取,可能是语文不及格。

  时间倏忽,我又一次踏进校园,又一次复读。1981年8月,高考成绩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次被陕西财经学院金融系录取,我欣喜若狂,夜不能寐。总分过线,但英语只考了1.75分(1977年和1978年外语成绩不计入总分,1979年、1980年和1981年分别按10%、30%和50%计入),低得可怜,几乎白卷先生。

  考上大学,考上财经大学,学习金融专业,几乎改变了我的人生,我是时代的“幸运儿”。我真心感恩这个伟大的时代,也感谢家人默默地关怀与支持。

  首次公差赴海南

  1985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中央纪委驻金融系统纪检组工作。11月9日,我陪同中纪委驻金融系统纪检组马胜副司长乘机抵达广州白云机场,这是我第一次乘坐飞机。此行主要是参与处理海南汽车走私案件涉及金融系统的问题。因为海南当时隶属广东省,自然先赴广州。

  先简单介绍案件的来龙去脉,再述说我们赴海南的工作。所谓轰动一时的“海南汽车事件”,是指1984年,海南为了最大限度利用政策,完成原始积累,打算进口1万多辆汽车转卖到内地,赚些钱搞开发。弄到一张批文,倒卖一辆汽车,就可以赚取上万元,事态迅速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短短半年里,海南一共签了8.9万辆汽车。

  1984年9月,此事引起中央关注,国务院派人前来调查。1985年初,由中央纪委等机构人员组成调查组,进驻海南。

  中央调查组下设政法组、工商组、外贸组、金融组。我就在金融组工作,金融组的组长就是马胜同志,我也可以说是马胜副司长的助手或秘书。

  前期,马胜副司长在海南已经参与中央调查组工作数月,此刻,他以年高(58岁)、血压不稳为由不愿再去海南。中央纪委驻金融系统纪检组组长侯颖同志考虑到工作的连续性和汽车事件后期处理的复杂性,再三安慰马胜同志,同时安排我前往海南。当然也给了我一次难得的学习锻炼、开阔视野的机会。

  从1985年11月9日至1986年元月17日,我们的足迹几乎遍及海南各个县市,今天综其荦荦,大致工作情况和感受,略叙一二。

  一是多次参加中央调查组组织召开的会议,听取中央领导有关海南汽车案件的指示精神。海南汽车案件后期,中央调查组仍然由中央纪委牵头,组长为中央纪委一室主任张全忠。另外,还有高检院、审计署以及有关部委的人员参与。

  二是讨论一些案件的政策界限。由于海南汽车案件太复杂,如果搞得人人自危,显然不是中央初衷。但对事实清楚、定性准确、证据确凿的涉及违纪、违法的案件还是作了适当处理。而研究最多、最感棘手的问题就是罪与非罪的法律界限问题。

  三是前往有关州、市、县,听取当地党委、纪委、检察院、法院、金融单位的汇报,就涉及的案件了解进展情况,提出政策建议,配合中央调查组指导金融系统的工作。

  四是我参加工作不久第一次出差,从西安一下子到了海南岛,饮食极不适应。

  五是海南当年经济、交通、通讯、城市建设极其落后,保亭县更加贫穷落后。举个例子,中国农业银行总行一位处长叫宋秀元。我们一起在海南工作,他随身携带一只塑料桶,接上调兑合适温度的水擦洗身子。可见海南招待所条件差,洗澡都不方便。

  六是海南走私汽车最终的归宿。查处海南走私汽车事件期间,走私的汽车当然就地封存,但是时间一久,风吹雨淋,自然消耗,损失更大。如何处置,中央颇感棘手。

  由于走私汽车所用资金多为银行提供,同时也许还有其他原因,这批汽车最终经过中央特批,让银行使用。各家银行、保险公司瞬间鸟枪换炮,皇冠、蓝鸟小轿车成为标配。

  陈慕华的“五金工程”

  陈慕华同志1985年至1988年兼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也就仅仅3年时间,但在她任上办了不少大事,我仅仅举例与我有关的五件大事,归纳为“五金工程”。

  一是设立中央纪委驻金融系统纪检组,加强纪律,强化监督,遏制腐败。由于信贷失控,1985年初,党中央及时决定调整央行领导班子,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委员陈慕华兼任人民银行行长。同年5月,决定成立中央纪委派驻金融系统纪检组,首任组长就是国务院秘书长助理、秘书局局长侯颖同志。我十分有幸就在刚刚成立的金融纪检组工作,与侯颖组长朝夕相处,聆听教诲。

  二是组建中国金币总公司,打造品牌,扩大对外影响,支援经济建设,弘扬钱币文化。1987年5月29日,陈慕华行长主持党组会议,决定组建中国金币总公司。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