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微信群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与亚马逊雨林的漫长告别中,动物保护者的“五十步与百步”

与亚马逊雨林的漫长告别中,动物保护者的“五十步与百步”

小南听说这个冬天很冷,不过小南还是运气很好,不仅活跃在温暖的地带,还一直在和动物们谈!恋!爱(小南绝不是一只单身鸟!),在南非拥抱小狮子,在亚马逊雨林勾搭慢吞吞的树懒,还深入印尼的森林里寻找红毛猩猩......
可是很多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就像再好的情侣还是会互相有误会、矛盾,小南作为动物和人类共同的好朋友,也时常面临“脚踩两只船”的质疑。
——比如在亚马逊雨林,小南发现很多事情,要比想象中复杂得多。不信你可以看看,和小南一起的黄老师,是如何在下面这篇文章中"内心挣扎“的。
文丨黄泓翔

与亚马逊雨林的漫长告别中,动物保护者的“五十步与百步”

在亚马逊河上 图 | sherry
“这里已经不是真正的亚马逊雨林了。你看四周,都是低矮的灌木,高大的树都已经不见了。”
伴随着小木船马达的轰鸣和亚马逊河水的激荡,指着游客们为之感动的两岸“森林”,我们的向导向我们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他去过亚马逊河流域的深处,那里大树参天,河岸就可以看见飞舞的金刚鹦鹉、喝水的美洲豹。
在我们的所在地,秘鲁亚马逊雨林地区的首府城市伊基多斯周边,因为伐木业和人类活动,那样的森林和动物们都已经不复存在。

与亚马逊雨林的漫长告别中,动物保护者的“五十步与百步”

亚马逊河沿岸的树木已不再“参天”  图 | 黄泓翔 
而这里的土著居民们,也过上了现代化的生活,只会在游客到来时脱了衣服表演一下“原始部落”的姿态,下了班又穿上T恤看电视、泡酒吧。
亚马逊雨林是世界上最大、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热带雨林,它被称为地球之肺。这篇雨林的60%在巴西,13%在秘鲁。而从秘鲁的角度来看,这个国家60%的地区都是亚马逊雨林地区。

与亚马逊雨林的漫长告别中,动物保护者的“五十步与百步”

在亚马逊河上 图 | sherry
它正在向我们告别:因为木材业、石油开采、道路开发、橡胶种植等种种原因,雨林正在飞速的消失;河水因为采矿业、化工业,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污染;大量的野生动物走私贩子从森林里抓取野生动物,卖给世界各地的动物园和土豪。
当然,告别路上,雨林并非没有一些挣扎,哪怕是以扭曲蠕动着的、并不算太优雅的姿态。而这,可能也是全球动物保护环境保护领域的缩影。
生态旅游:打扰动物还是从枪口下挽留?

与亚马逊雨林的漫长告别中,动物保护者的“五十步与百步”

正在试图扯掉藤曼的戈马 图 | 黄泓翔
戈马把木船靠在岸边,努力地在树丛里扯着一处三四米高的丰饶藤蔓,并最终把它扯了下来。
“看到树懒的脸了吗?”戈马指着因为遮盖物被扯下而暴露出来并开始缓慢向更高处爬行的树懒,憨厚地对我们笑。

与亚马逊雨林的漫长告别中,动物保护者的“五十步与百步”

“暴露”的树懒剪影 图 | 黄泓翔
戈马是某国际知名旅行平台上排名前列的一家旅行社的本地向导,这家公司以“负责任旅行”作为宣传亮点。
在三天两夜的行程里,他尽心尽责地帮助游客近距离地地看到更可能多的动物,获得更深度立体的丛林体验:他会用长长的木杆向野生的猴子投喂香蕉,从而让它们从高高的树梢来到河岸的枝叶上;

与亚马逊雨林的漫长告别中,动物保护者的“五十步与百步”

戈马给岸边树上的猴子喂香蕉 图 | sherry
他会在夜航中徒手抓住水中的小凯门鳄,给游客们拿在手上拍照;他还会帮助游客们钓起食人鱼,并带回营地变成客人们的美食。

与亚马逊雨林的漫长告别中,动物保护者的“五十步与百步”

在夜晚跟随戈马去抓小鳄鱼 图 | 黄泓翔
看着巴掌大的小食人鱼被串在木棍上,嘴巴翕动,我有点难受,想起了六年前在厄瓜多尔另一次生态旅行中的经历:向导钓起了食人鱼,给我们拍照,然后把鱼扔回水里。
当时看着鱼脸颊上鱼钩留下的瘆人伤口,我很疑惑这些鱼即便放回水里,是否还能存活,也疑惑这种会给野生动物带来伤害的生态旅游是否足够“生态”,还是比起直接猎杀动物的“五十步笑百步”。
当年的我极端地希望动物利益最大化,因而在我挑剔的眼里,生态旅游还不够好,最“生态”的方式应该是人类根本别踏进这片雨林,否则即便是船带来的河面上漂浮的汽油,以及马达巨大的轰鸣、游客接近时的活动,可能都是对动物的惊扰。
跟厄瓜多尔那次旅行相比,看到一系列对动物的巨大打扰,这次我的疑问就更加浓厚。
是不是生态旅游的初心会在商业化中逐渐被忘记,是不是我们不知不觉,在从“五十步”滑向“一百步”?
我带着质疑从丛林回到了伊基多斯,在一家华人餐厅里遇见了热情好客的老板。他告诉我们,华人在这里大量收购美洲豹牙。华人猎杀美洲豹是非法的,因而他们只是告诉有权合法猎杀的原住民他们愿意买,原住民便去猎杀。
在以前,原住民只会在受到威胁的时候杀死美洲豹,猎杀量很少,一年也许一两只。但是今天,这一地区每年都有近百只美洲豹变成了华人手中“辟邪”的虎牙、“壮阳”的虎鞭。而几年下来,美洲豹牙也从一个几索尔(一索尔约等于两元人民币)变成了一个几百甚至上千索尔。


与亚马逊雨林的漫长告别中,动物保护者的“五十步与百步”

亚马逊雨林餐厅提供的食人鱼 图 | sherry
“数量越来越少了,”本地猎人会叹息。然后他们加紧猎杀,因为“留在那里会被别人杀,钱就被别人赚了”。
“我们原来大量地杀死这里的猴子、虎猫等各种动物,今天因为旅游业,大家杀得少了很多,毕竟带着游客看可以赚钱。”戈马告诉我们。

与亚马逊雨林的漫长告别中,动物保护者的“五十步与百步”

在这家亚马逊生态酒店内的合影
在他所在的村子,因为他所工作的这个生态酒店,村民的收入每年增加。而原住民们为了取悦游客,不得不说,在以不同于几百年前的规模打扰着野生动物,但是,至少不再是打猎野生动物。
野生动物的繁殖与出口
将动物变成玩物,还是非法抓捕的替代?

宇哥清点着院子里的水豚,骄傲地告诉我们,中国动物园、萌宠乐园里80%的合法水豚都是他出口过去的。
相关信息: